微信文章 >趣玩微信号文章 >乱码 >#马拉松#中产狂欢gang上黑哥的饭碗,谁最穷谁最快

#马拉松#中产狂欢gang上黑哥的饭碗,谁最穷谁最快

2017-11-20 20:22:07来源:

随着卡路里过剩、工资过剩、时间过剩,那些天天上班开车、工作姿势跟腰椎死磕的同志们开始寻找比广场舞高端、比大合唱洋气、比瑜伽更带感的消遣来填充自己的生活,于是凭着门槛基本是“会跑”的马拉松在我大天朝出现了地毯式的井喷。



然而,就当我们还在探讨这玩意究竟是中产阶级的愚昧狂欢还是经济作用下的商业骗局之时,有一股天赋异禀的黑人兄弟却又悄悄多了条挣饭碗的路子,还不等那些装备齐全的keeper拍下青筋毕现、黑汗直流的朋友圈认证照,这些漂洋过海,穿着凉鞋的非洲兄弟就把大赛奖金都撸了个遍。



由于他们参赛目的直白,作战手段“凶残”,于是齐刷刷地被冠上了“马拉松淘金者”的名头。



“短跑牙买加,长跑肯尼亚”,非洲大陆盛产跑步健将早就是个世人皆知的秘密了,光看看马拉松记录创造者的气势,你们也就差不多和我一样双膝着地了——



在盛产长跑冠军的肯尼亚有一个部落叫卡伦金,这个部落的族人基本包揽了“肯尼亚最好的长跑成绩”世界上最优秀的20名中长跑选手里12个都是他们的人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以前,奥运会男子1500米的冠军都是而欧美澳的白人选手,肯尼亚选手基普·凯诺的出现彻底改写了这个历史,率先用男子1500米赛跑的冠军和新纪录立起了肯尼亚大军的flag,之后肯尼亚大军全面进击了世界各项中长跑冠军。


基普·凯诺


都TM是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黑人兄弟怎么就这么厉害?


不少人都是一脑门子问号,一些别不过筋的科学家还专门跑到肯尼亚的地界儿上逮着黑人兄弟做研究。从此,就有了各种“揭开肯尼亚长跑秘密”的研究报告。

有人说这是基因问题——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东非跑步科学国际中心里的一群子人花了十年,找出个“长跑基因”,说肯尼亚大兄弟之所以能那么持久,是因为Y染色体上有四个基因出现了突变。


对,你可劲儿bb

有人说这是大自然的选择问题——

卡伦金部落自古生活在海拔2千多米的高原上,丹麦运动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觉得这高海拔的生活环境直接导致了部落族人给自己配置了更有利于获得氧气的身体机制。


训练中的黑人兄弟


比如血液中的红血球大军明显多于其他人,这样一来,同样都是吸一口气,人家就能比其他人多跑几十米。

西班牙马运动生理学教授补充道:“是不是瞎?非找那些看不见的玩意儿说事,人家那两条腿是白长的吗?”




于是这位教授从体型上解释了一波。他发现肯尼亚人的腿都长得跟鸟腿一样,精瘦修长,耗能量低,活脱脱就是俩杠杆,赋予了肯尼亚人不同寻常的弹跳力。


光脚·跳


还有人说这是习惯问题、遗传问题blablabla……

要是你举个锄头刨到底,就会发现,这TMD就是个穷的问题。


说到了老衲的心坎儿上

什么生活习惯、自然选择,都是表面扯扯,最根本的原因就跟我每天早晨不得不从被窝里爬起来,然后拼了老命挤进屁臭到想跳车的地铁里是一个道理。

在非洲大陆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日夜不停地进行“跑步训练”,带上引号是因为跑步这事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候甚至都不是刻意去做的。



一个叫Obed的肯尼亚留学生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是这么说的:“我小时候在农村的奶奶家长大,每天要跑3公里去上学,中午还会跑回家吃午饭,吃完饭又跑回学校上课,下午放学了再跑回家。一天下来,要跑12公里。很多跑得好的运动员,都是因为家里离学校比较远,从小一直跑一直跑练出来的……我们跑步的时候不穿鞋子,这样会让脚和腿都会变得更有力。”



这么个跑法,怎么能不快?

除此之外,自从1968年基普·凯诺赢了奥运会之后,大家突然发现这玩意可以混饭吃了,于是用跑步养家糊口成了他们的的出路之一。

肯尼亚兄弟集体观看马拉松比赛

抛开世界级别的马拉松不谈,仅仅是我大天朝的“上马”、“北马”之类的比赛,冠军奖金动不动就是几万美金,这对他们来说是个什么概念?


10万美金在肯尼亚市中心买块250平米的地,当地人辛苦几十年都不一定能买上,他们跑上几个“马”就基本能成了。



但是在肯尼亚,每年只有十几场马拉松,参赛的还都是高手,只有王中之王才能拿到奖金来养家,其他技不如人的哥们只得把眼光投向海外,找些菜逼来整点钱花。正好赶上我天朝的马拉松遍地开花,从2014年的一年53场变成了如今的一年500多场,黑哥一看,“人傻钱多”,不虐你虐谁?这波黑旋风不往咱们这儿刮往哪刮?索性就穿着凉鞋来挣生活费了。



其实这通过跑比赛淘金对于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遥远,就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天朝人民也曾是马拉松的淘金者之一,主要闻着钱味向美帝出动。


2014年的中美赛事规模对比

那时候的美国一年就有近千场正式注册的马拉松,算上什么半程的、10公里之类的,一年的数量得上万。前中国国家队长跑教练陶绍明在那个年代就带着国家队跑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比赛。据他说,那时候国内工资顶多一千来块,而一场10公里的商业赛,冠军奖金可达上万美甚至数万美元 ,一个万米高手跑上几场十几万就到手了,即使不参加奥运会,一个职业选手也能年入20万左右。


陶绍明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对吧……

如今的我们已经顺利地从淘金者变成了大金矿,而肯尼亚老哥们还在继续淘金,随着他们频繁地包揽奖金,天朝人也渐渐学“奸”了,不仅把奖金渐渐的单位从“美元”变成“人民币”,邀请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少了,天朝这座矿怕是也要空了。

你要问我这股马拉松的黑旋风会刮向哪儿?我想,应该是向钱吧。



(部分资料来源:Dailymail、百度百科、托特之书




猛回头

美臀/泳装/Freestyle/传说


爸爸/死神/傻逼/童年照


冲动/妈妈/行业内幕/打架




乱码乱码,不看好傻

欢迎转发朋友圈

读完文章,不如来点好玩的

点击公众号底部菜单“乱码游戏厅

无需下载,就可以玩游戏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